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026最准的特码料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小鎮時光最悠悠
作者:清風徐徐  2019/3/8   被瀏覽 3232 次  評論 2
 浙東運河的足跡從春秋時期的山陰故水道悠悠走來。一艘艘滿載的商船從這里出發,既可銜接京杭運河貫穿南北,也可抵達東海之濱,連通那條海上絲路。
  
  作為運河時代的一個重要節點,應“運”而生的這個小鎮,仿佛不再記得商旅貨船往來的塵封舊事,曾經繁華一時的水陸碼頭,也最終默默歸于沉寂。好在那些老街舊巷里,依然延續著昔日的尋常生活。
  
 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我開始喜歡上這個小鎮。盡管許多人并不認識,甚至連名字也從未聽說過,小的連地圖也可以忽略不注的一個地方。
  
  然而我確確切切喜歡著,喜歡這片秦始皇南巡越地時,駐蹕飲馬于潭的土地,喜歡這條逶迤穿過老街,與京杭大運河同樣悠遠的浙東運河。
  
  清晨起來走出家門,過橋沒走幾步就到了高廟山腳。山上有娘娘廟,供奉高廟娘娘諸神。
  
  廟里無僧人常住,只廟祝阿軒一人。阿軒平日在郵局送報紙,余下時間就待在廟里,做些管香火、掃廟堂之類的雜活,也為香客聯系佛事,安排素齋,報酬分文不取。
  小廟一切隨緣。香燭擺在供案上,自取。香錢不論多少,自愿。山不高峻,廟也極小,據說菩薩到很靈驗,有求必應。小鎮的人有事求神許愿,便不去別處,就去一趟娘娘廟吧。
  
  繞過高廟山,見一小山峰,峰頂一碧湖叫仰天湖,名字非常動人。湖畔一片常青的高山茶園。平時靜極了,難得見人影??峙輪皇喬迕髑昂蟛判忠徽?,村姑們穿梭茶垅之間,笑語不斷。采完一季春茶,又恬靜如初。
  
  心有煩事時,我總愛去那里一個人靜坐發呆??床枋?,看湖水,看湖里悠閑自在的野鴨,忽而潛水底忽而翔藍天,看著看著心又平靜了,什么浮躁都沉淀了。
  
  而小鎮的菜場終年充斥市聲和鄉音。去菜場的狹窄小弄,總是鮮活而擁擠的。楊梅時節盛滿楊梅的籃、筐,匯成一條爍紫艷紅、酸酸甜甜的梅弄。吃罷楊梅,農家人又把自產的一點五光十色的果蔬挑來,像一幀幀繪畫小品,零零散散擺在兩邊低矮的屋檐下。
  
  冬瓜外裹一層白白果粉,西紅柿連帶綠綠葉蔓,一個老農,從編織袋往外掏沾了濕泥的嫩花生,有人擔了兩矮筐蓮蓬叫賣,青蓬上還閃著晶瑩的水珠。
  
  我向老農買花生,老農過完秤又捧了一大捧給我,我說不要,他說自家地里種的,吃不完才拿出來賣一點的。老農的話樸素實誠,我不再推卻。
  
  菜場門口的海鮮攤,特新鮮。全是剛從杭州灣海域捕獲的小海鮮。海魚泛出一片大海似的銀白或幽藍色,幾只小螃蟹,從一堆米蝦中悄悄爬出來透氣。
  
  對面一家小鎮特色的小吃店,門口空地上擺了張圓臺面,滿滿當當的一桌人,聽說話大多本地方言。
  
  咪一口店家自釀的蘆稷燒,吃一點牛骨湯煮千張包或農家堿水素面,從容又津津有味的樣子。
  
  不管認識或不認識,一桌人圍坐在一起,邊吃邊喝邊聊,毫不在意旁人的觀瞻及四周的熙攘,市井小民才有的平淡與滿足。
  
  我好羨慕他們的隨便自在,樂天知命。好幾次也想坐下去,坐到他們中間,聽他們聊些什么。
  
  
  鎮上的老街仍舊飄散著一種屬于老底子的味道。街面石板鋪地,店鋪沿河而建,一家緊挨一家。店屋臨河的一面皆杉木板壁,不上任何飾料或油漆,裸露著木材的原色,即使已被歲月染黑,木紋絲路也隱約可辨。窗是木的窗,門也是木板拼的,一切那么原始樸拙。
  
  洞橋橋堍一爿古色古香的老茶館,門口七星灶上坐了好幾把茶壺,店主提壺續水進進出出忙碌。
  
  老茶館像一個頓號,停頓在老街上。鎮上的人,有事無事愿意去茶館閑坐。一壺陳茶,二三舊友,也可泡個半日。日子如茶,苦澀過后終有回甘,浮浮沉沉皆是生活的滋味。
  
  木橋弄旁的印糕店,味道最正宗。雪白米粉做的糕,豆沙、白糖芝麻的餡,糯柔甜香,印著吉祥如意、福祿壽喜等紅字,不吃看著也好看。
  
  當地人逢年過節,定做一些印糕互相贈送,也可作茶點。左鄰右舍都可以來圍觀評價,老倆口做了幾十年的生意,現做現賣,吃了放心。
  
  街河轉彎處有家老式的早餐店,店里的生煎包實在好吃,外焦里嫩,皮香餡鮮,常常需排隊等很久。
  
  有時我坐在店堂吃生煎,望見外面,大人手牽著背書包的孩子焦急地等在鍋邊,幾雙眼晴盯牢店主的每個動作,一直到絲絲縷縷的香味從木蓋縫隙飄出來。隨后,他們提著還燙手的生煎包,興高采烈地離去。
  
  有人說,日常生活的美,常是美在心甘情愿的一再重復一件看似無趣卻樂此不疲的事情。是呀,這世間所有的美,都是勞動者用手藝創造出來的。
  
  彈花店、理發店、箍桶店、錫箔店,敲白鐵、修鐘表、拍照畫像,老店鋪用手工技藝招攬生意,講究的就是一個耐心與堅守,一種別人難以想象的執著。
  
  “服裝加工”幾個字用毛筆寫在一塊舊紙板上,其實寫不寫無所謂,店門口擺著的那臺老式縫紉機,一看便知是個裁縫店。
  
  阿娟的這個裁縫店,已經開了30多年,從她一頭秀發到如今的花白頭發。以前小鎮人做新衣裳都去她的鋪子里,老老少少都喊她一聲“阿娟姐”,一叫叫了這么多年。那時還沒有縫紉機,做衣服全靠一針一線手工縫制出來。現在的人基本不做衣服了,年輕人更喜歡到大商場或專賣店去買。縫紉手藝也像許多我們熟悉的老手藝一樣,悄悄遠去,淡出我們的生活。
  
  阿娟姐的裁縫鋪已不再是“做衣服”那么單純了,還有蒸汽燙、換拉鏈、釘銬扣、剪褲邊等項目,也修舊衣服。
  
  給老媽買了幾回褲,城里商場買的,價格不菲。但她穿著總說不舒服,不是腰身太肥,就是褲腿太短,最后她還是穿以前舊的。有人告訴我,去阿娟姐那里改一下吧。三塊錢一條褲,真是便宜,老媽穿上新褲子笑了。
  
  
  
  小鎮的黃昏悠然又閑適,沿運河邊行走,岸柳輕拂,水波蕩漾著風情。石階的河埠頭,用棒槌洗衣的婦人,搗衣的“啪啪”聲,傳出很遠。
  
  溯流而上,從南到北再折向西行,兩岸青山對峙、峰巒疊翠。一路走到西橫河船閘旁的小村落。
  
  立于村中老橋之上,滿目的山水風光,未經雕飾,那么生動、自然。眼前的這條河,一出此便與姚西平原上的湖泊相聯通,水域變得寬闊大氣,豁然開朗。沒船也沒有風路過的時候,清澈的河水如一面明鏡,倒映著農舍、古樹、炊煙、晚霞。有歸鳥掠過天空,也有漁舟從夕陽的那頭劃來,意境深遠。
  
  幾個老人坐在石欄上看漁家撒網,黝黑的臉上刻著飽經風霜日曬的條紋,眼神如面前的河水一樣波瀾不驚。橋下一群孩子正在水中追逐嬉戲。
  
  廢棄的船埠常有垂釣者,我總喜歡一旁靜靜地觀看。時間久了,自然便相熟了。
  
  一位叫老竺的釣友,天天出門,陰晴雨雪,從不間斷。
  
  即使釣了許久,也不見浮漂有半點動靜,他照樣不急不躁地盯著水面,有時一天下來,沒有一尾魚兒釣起,他也仍舊樂呵呵的,完全那種任來者來,隨去者去的淡然。
  
  聽人家背后議論,他曾是省城一中學的美術教師,被錯劃右派在監獄里度過了青春歲月。平反后分配到國營漁場,之后,娶妻生子,在小鎮安家落戶。
  
  他自己說,在漁場那會他們捕撈的全是十幾斤甚至更重的大魚,現在下崗了,聞不到魚腥,釣釣小魚過把癮。
  
  有一天,老竺突然告訴我說,不知為什么,當年整治他的那些人,早已像塵埃一樣歸于黃土了,唯有自己卻健健康康地活著。所以他覺得,現在生活給予他什么,他都會淡然去接受的。
  
  我知道,淡然并非天生的,那是經歷跌宕起伏之后的感悟和超脫,或許只有歷經了風雨的心,才能夠領會和懂得淡泊的樂趣。
  
  置身于小鎮的平民生活,做一個平常人,并且樂在其中,真的也很好。
  
  像老竺一樣喜歡小鎮的,不止其一人,炯炯也算一個。
  
  很多年前,為了一個都市夢,學校畢業的炯炯不顧家里反對,堅持去了南方某開放城市。那幾年他甚是讓人艷羨,西裝革履,生活浪漫。記得我去過他那城市,摩天大樓,街道寬敞但沒有多少人。我住在市中心的星級酒店,早上喝菊花茶,晚上美食一條街,五十塊一盤的基圍蝦,比我一個月的工資還多。
  
  去年,我又去他那里。中年的他已經發福,穿了一身運動裝,仍掩飾不住微凸的小腹。熱熱的天還戴個口罩,說是預防流感。他到機場來接我,從機場到以前住過的酒店,三步一拜,一路塞車,足足開了近二個小時。然后他帶我去吃飯,問了好多家皆客滿,結果還是在酒店附近找到一家飯莊,像去醫院掛號看病一樣拿號等座,一等又是大半天?;ㄇ苑夠拐餉綽櫸?,我對店家頗有抱怨。炯炯卻顯得極有耐心,乘機拿出手提電腦忙著做業務,收發郵件。
  
  席間,喝了點酒的炯炯,忽然對我坦言,這么多年的大都市生活,讓他有一種步履匆匆一直往前趕的感覺。他向往小鎮上慢條斯理與從容不迫的生活,他想把生意轉到那里發展。這番話讓我多少感到有點意外。我想,他當年的壯志和豪情都去哪兒了?我不知道他的心路歷程,所以也弄不明白這些改變究竟因為什么?
  
  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,小鎮就像時時牽掛著你的母親一樣,早年含淚送別了一個個離她遠去的孩子,當有一天,漂泊都市的惆悵鄉愁渴望回歸的時候,她又會敞開胸懷慷慨接納,輕輕撫慰一顆顆擱淺的心靈。
  
  
  小鎮至今還保留著老戲臺,魯迅先生筆下的那種,戲臺半個搭岸上,半個在河里。魯迅小時候在外婆家,坐著木船去皇甫莊看水鄉社戲。
  
  在新城區,前年建成了大劇院,請名星大腕來演出,票價上百甚至上千元,還一票難求。有朋友請我看過一回,座椅很軟很舒適,但空間局促,腿腳難以伸展??盞韉韉眉?,越坐越冷,環顧四鄰皆正襟危坐,我忍了。但忍不住場內令人窒息的空氣。
  
  在小鎮的老戲臺看戲,多在星空璀璨、月色朦朧之夜。偶爾有微風從河面吹來,帶著一絲涼爽和河底水草淡淡的清香?!幫巷巷稀鋇目÷喙囊磺?,戲文便開演了。
  
  看戲最較真的要數老人及婦女們。其實這些戲文他們看過好多遍了,情節唱詞莫不爛熟于胸,但惟有如此,才甘于接受,更樂意欣賞。演到哀婉凄絕時,看戲的禁不住傷心落淚;唱到精采動情處,臺下的也忍不住跟著哼起來,一時臺上臺下響成一片,熱鬧極了。
  戲文場邊少不了各種吃食攤,凍米糕、芝麻糖,餛飩或臭豆腐攤,有人不想看時,便可借機退出,在小攤享受一點食物,吃了又去臺前站一會。一邊生活,一邊藝術,小鎮看戲,草臺民俗就是這個樣子。
  
  
  時光就這么不經意地從小鎮最平凡的日常中溜走。現代都市的擁堵嘈雜,傳統山村的偏僻閉塞,而介于兩者之間的小鎮,恰到好處地把日子過得平靜、真實,又充滿溫暖。這樣的日子,令城市人向往,無疑也是我最鐘情的生活方式。
  
  盡管不愿意,我還是從街弄間斑剝的古舊建筑中,一眼認出她掩不住的滄桑與搖搖欲墜。那些蘊含著人文歷史與風土民俗的靈魂已被光陰,或者某些比光陰還要殘酷的東西所侵蝕。我開始有些擔心,與小鎮相安無事的清潤日子還能多久?
  
  幸好我已聽說,關于小鎮修復改造的一個遠景規劃正在有序地推進。然另一種憂慮又隱隱的產生了,不久的某一天,曾經安逸風雅的小鎮,會不會改建成一座仿古建筑儼然的商業旅游小城呢。
  
  也許,是我想得太多了。但我依然想做一點什么。我發了幾張小鎮的照片到網上,不曾想居然得了好多贊。也有人一個勁問我,在哪?我故意不告訴,讓她自己去猜。
  
  面前的這條河緩緩流來,又款款逝去,從不問身邊的悲喜,始終做著它的一個沉睡了的舊夢。
 
評論 2 篇
評論者: 發表日期:2019/6/12

草木先生:拙作蒙老師評析十分榮幸,不勝感激!清風謹上2019一6一12

評論者:026最准的特码料 發表日期:2019/6/10

清風先生,你好!有感大作《小鎮時光最悠悠》,發隨筆《最濃是鄉愁》??鐘釁?,還望海涵。謝謝! 草木謹上2019-6-10
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
全网最早原创36码特国网址 时时彩每天稳赚一千 双色球走势图表近50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pc蛋蛋投注计划软件 快三稳赚口诀 七星彩每期开奖全计划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号码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ag到底是怎么做假的 重庆时时彩5码个位技巧 重庆时时彩怎么作弊的 足球比分90vs足球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