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026最准的特码料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026最准的特码料
 
賣米(推介)
作者:草木皆醉  2019/4/26   被瀏覽 2256 次  評論 0
 賣米(推介)

【按語推介】瀏覽網頁,讀到舊作《賣米》(作者張培祥),講的是一戶農家母女跋涉4里山路趕場賣米的經過,感人至深。為了一家人的生計,她倆在烈日下曬了一天。由于米販子的精明、強硬、冷酷,結果礙于每斤米幾分錢的差價,無果而返。米販子“掙莊稼人的血汗錢”,母親的心酸與無奈,描述上似有葉圣陶《多收了三五斗》的筆法。但是,作者的筆觸哀而不傷,結尾有這樣一段描寫:晚上,父親咳嗽得更厲害了。母親對我說:“瓊寶,明天是轉步的場,咱們辛苦一點,把米挑到那邊場上去賣了,好給你爹買藥?!薄白??那多遠,十幾里路呢!” 母親堅毅執著、負重前行,揭示了“認清生活的真相后依舊熱愛生活”的主題。

【01】天剛蒙蒙亮,母親就把我叫起來了:“瓊寶,今天是這里的場,我們擔點米到場上賣了,好弄點錢給你爹買藥?!蔽頤悅院隹?,看看窗外,日頭還沒出來呢。我實在太困,又在床上賴了一會兒。隔壁傳來父親的咳嗽聲,母親在廚房忙活著,飯菜的香氣混合著淡淡的油煙味飄過來,慢慢驅散了我的睡意。我坐起來,穿好衣服,開始鋪床。

“姐,我也跟你們一起去趕場好不好?你買冰棍給我吃!”弟弟頂著一頭睡得亂蓬蓬的頭發跑到我房里來?!耙惚?,你不能去,你留在家里放水?!備舯詿錘蓋椎納?,夾雜著幾聲咳嗽。弟弟有些不情愿地沖隔壁說:“爹,天氣這么熱,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,今天又叫我去,就不怕我也中暑!”“人怕熱,莊稼不怕?都不去放水,地都干了,禾苗都死了,一家人喝西北風去?”父親一動氣,咳嗽得越發厲害了。弟弟沖我吐吐舌頭,扮了個鬼臉,就到父親房里去了。只聽見父親開始叮囑他怎么放水,去哪個塘里引水,先放哪丘田,哪幾個地方要格外留神別人來截水,等等。

【02】吃過飯,弟弟就找著父親常用的那把鋤頭出去了。我和母親開始往谷籮里裝米,裝完后先稱了一下,一擔八十多斤,一擔六十多斤。我說:“媽,我挑重的那擔吧?!薄澳閶米?,肩膀嫩,還是我來?!蹦蓋姿底?,一彎腰,把那擔重的挑起來了。我挑起那擔輕的,跟著母親出了門?!奧飛閑⌒牡?!咱們家的米好,別便宜賣了!”父親披著衣服站在門口囑咐道?!爸懶?。你快回床上躺著吧?!蹦蓋準枘訓匕淹反穎獾E員吲す?,吩咐道,“飯菜在鍋里,中午你叫毅寶熱一下吃!”

趕場的地方離我家大約有四里路,我和母親挑著米,在窄窄的田間小路上走走停停,足足走了一個鐘頭才到。場上的人已經不少了,我們趕緊找了一塊空地,把擔子放下來,把扁擔放在地上,兩個人坐在扁擔上,拿草帽扇著。一大早就這么熱,中午就更不得了,我不由得替弟弟擔心起來。他去放水,是要在外頭曬上一整天的。

【03】我往四周看了看,發現場上有許多人賣米,莫非他們都等著用錢?場上的人大都眼熟,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鄉親,人家也是種田的,誰會來買米呢?我問母親,母親說:“有專門的米販子會來收米的。他們開了車到鄉下來趕場,收了米,拉到城里去賣,能掙好些哩?!蔽宜擔骸捌臼裁炊幾欽??我們也拉到城里去賣好了!”其實自己也知道不過是氣話。果然,母親說:“咱們這么一點米,又沒車,真弄到城里去賣,掙的錢還不夠路費呢!早先你爹身體好的時候,自己挑著一百來斤米進城去賣,隔幾天去一趟,倒比較劃算一點?!?/P>

我不由心里一緊,心疼起父親來。從家里到城里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,他挑著那么重的擔子走著去,該多么辛苦!就為了多掙那幾個錢,把人累成這樣,多不值??!但又有什么辦法呢?家里除了種地,也沒別的收入,不賣米,拿什么錢供我和弟弟上學?我想著這些,心里一陣難過起來??純磁員叩哪蓋?,頭發有些斑白了,黑黝黝的臉上爬上了好多皺紋,腦門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,眼睛有些紅腫?!奧?,你喝點水?!蔽野閹莨?,拿草帽替她扇著。

【04】米販子們終于開著車來了。他們四處看著賣米的人,走過去仔細看米的成色,還把手插進米里,抓上一把米細看?!耙豢榱鬮??!泵追紛涌哿?。賣米的似乎嫌太低,想討價還價?!安換辜?,一口價,愛賣不賣!”米販子態度很強硬,畢竟,滿場都是賣米的人,只有他們是買家,不趁機壓價,更待何時?母親注意著那邊的情形說:“一塊零五?也太便宜了。上場還賣到一塊一呢?!閉底?,有個米販子朝我們這邊走過來了。他把手插進大米里,抓了一把出來,迎著陽光細看著?!罷餉綴眠?!又白又勻凈,又篩得干凈,一點沙子也沒有!”母親堆著笑,語氣里有幾分自豪。的確,我家的米比場上哪個人賣的米都要好。

【05】那人點了點頭,說:“米是好米,不過這幾天城里跌價,再好的米也賣不出好價錢來。一塊零五,賣不賣?”母親搖搖頭:“這也太便宜了吧?上場還賣一塊一呢。再說,你是識貨的,一分錢一分貨,我這米肯定好過別家的!”那人又看了看米,猶豫了一下,說:“本來都是一口價,不許還的,看你們家米好,我加點,一塊零八,怎么樣?”母親還是搖頭:“不行,我們家這米,少說也要賣到一塊一。你再加點?”那人冷笑一聲,說:“今天肯定賣不出一塊一的行情,我出一塊零八你不賣,等會散場的時候你一塊零五都賣不出去!”“賣不出去,我們再?;丶?!”那人的態度激惱了母親?!澳悄憔偷茸諾;丶野??!蹦僑死湫ψ?,丟下這句話走了。

【06】我在旁邊聽著,心里算著:一塊零八到一塊一,每斤才差兩分錢。這里一共150斤米,總共也就三塊錢的事情,路這么遠,何必再挑回去呢?我的肩膀還在痛呢。我輕輕對母親說:“媽,一塊零八就一塊零八吧,反正也就三塊錢的事。再說,還等著錢給爹買藥呢?!薄澳悄男??”母親似乎有些生氣了,“三塊錢不是錢?再說了,也不光是幾塊錢的事,做生意也得講點良心,咱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米,質量也好,哪能這么賤賣了?”我不敢再說話。我知道種田有多么累。光說夏天放水,不就把爹累得病倒了?弟弟也才十一二歲的毛孩子,還不得不找著鋤頭去放水!畢竟,這是一家人的生計??!

【07】又有幾個米販子過來了,他們也都只出一塊零五。有一兩個出到一塊零八,也不肯再加。母親仍然不肯賣??純慈私ソド倭?,我有些著急了。母親一定也很心急吧,我想?!奧?,你去那邊樹下涼快一下吧!”我說。母親一邊擦汗,一邊搖頭:“不行。我走開了,來人買米怎么辦?你又不會還價!”我有些慚愧?!鞍儻摶揮檬鞘檣?,雖然在學校里功課好,但這些事情上就比母親差遠了。

又有好些人來買米,因為我家的米實在是好,大家都過來看,但誰也不肯出到一塊一??純慈脹返酵范ド狹?,我覺得肚子餓了,便拿出帶來的飯菜和母親一起吃起來。母親吃了兩口就不吃了,我知道她是擔心米賣不出去,心里著急。母親嘆了口氣:“還不知道賣得掉賣不掉呢?!蔽頁沒擔骸安蝗瘓捅鬩說懵艉昧??!蹦蓋姿擔骸拔倚睦鎘惺??!?/P>

【08】下午人更少了,日頭又毒,誰愿意在場上曬著呢??純茨蓋?,衣服都粘在背上了,黝黑的臉上也透出曬紅的印跡來?!奧?,我替你看著,你去溪里泡泡去?!蹦蓋諄故且⊥罰骸安恍?,我有風濕,不能在涼水里泡。你怕熱,去那邊樹底下躲躲好了?!薄安揮?,我不怕曬?!薄澳悄閎ヂ蚋鞒院昧??!蹦蓋姿底?,從兜里掏出兩毛錢零錢來。我最喜歡吃冰棍了,尤其是那種叫“葡萄冰”的最好吃,也不貴,兩毛錢一根。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:“媽,我不吃,喝水就行?!?/P>

最熱的時候也過去了,轉眼快散場了。賣雜貨的小販開始降價甩賣,賣菜,賣西瓜的也都吆喝著:“散場了,便宜賣了!”我四處看看,場上已經沒有幾個賣米的了,大部分人已經賣完回去了。

【09】母親也著急起來,一著急,汗就出得越多了。終于有個米販子過來了:“這米賣不賣?一塊零五,不講價!”母親說:“你看我這米,多好!上場還賣一塊一呢……”不等母親說完,那人就不耐煩地說:“行情不同了!想賣一塊一,你就等著往回擔吧!”奇怪的是,母親沒有生氣,反而堆著笑說:“那,一塊零八,你要不要?”那人從鼻子里哼了一聲,說:“你這個價錢,不是開場的時候也難得賣出去,現在都散場了,誰買?做夢吧!”母親的臉一下子白了,動著嘴唇,但什么也沒說。

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:“不買就不買,誰稀罕?不買你就別站在這里擋道!”“喲,大妹子,你別這么大火氣?!蹦僑死湫ψ潘?,“留著點氣力等會把米?;厝グ?!”等那人走了,我忍不住埋怨母親:“開場的時候人家出一塊零八你不賣,這回好了,人家還不愿意買了!”母親似乎有些慚愧,但并不肯認錯:“本來嘛,一分錢一分貨,米是好米,哪能賤賣了?出門的時候你爹不還叮囑叫賣個好價錢?”“你還說爹呢!他病在家里,指著這米換錢買藥治??!人要緊還是錢要緊?”母親似乎沒有話說了,等了一會兒,低聲說:“一會兒人家出一塊零五也賣了吧?!笨墑竊倜揮腥死綽蠣琢?,米販子把買來的米裝上車,開走了。

【10】散場了,我和母親曬了一天,一粒米也沒賣出去?!奧?,走吧,回去吧,別愣在那兒了?!蔽沂帳昂妹?、水壺、飯盒,催促道。母親遲疑著,終于起了身?!奧?,我來挑重的?!薄澳閶米?,肩膀嫩……”不等母親說完,我已經把那擔重的挑起來了。母親也沒有再說什么,挑起那擔輕的跟在我后面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肩上的擔子好沉,我只覺得壓著一座山似的。突然腳下一滑,我差點摔倒。我趕緊把剩下的力氣都用到腿上,好容易站穩了,但肩上的擔子還是傾斜了一下,灑了好多米出來?!鞍?,怎么搞的?”母親也放下擔子走過來,嘴里說,“我叫你不要挑這么重的,你偏不聽,這不是灑了。多可惜!真是敗家精!”敗家精是母親的口頭禪,我和弟弟干了什么壞事她總是這么數落我們。但今天我覺得格外委屈,也不知道為什么?!澳閽謖獾然岫?,我回家去拿個簸箕來把地上的米掃進去。浪費了多可惜!拿回去可以喂雞呢!”母親也不問我扭傷沒有,只顧心疼灑了的米。

【11】我知道母親的脾氣,她向來是“刀子嘴,豆腐心”的,雖然也心疼我,嘴里卻非要罵我幾句。想到這些,我也不委屈了?!奧?,你回去還要來回走個六七里路呢,時候也不早了?!蔽宜??!澳塹厴系拿自趺窗??”母親問。我靈機一動,把頭上的草帽摘下來:“裝在這里面好了?!蹦蓋仔α耍骸盎故悄隳宰踴?,學生妹子,機靈?!彼底?,我們便蹲下身子,用手把灑落在地上的米捧起來,放在草帽里,然后把草帽頂朝下放在谷籮里,便挑著米繼續往家趕。

回到家里,弟弟已經回來了,母親便忙著做晚飯,我跟父親報告賣米的經過。父親聽了,也沒抱怨母親,只說:“那些米販子也太黑了,城里都賣一塊五呢,把價壓這么低!這么掙莊稼人的血汗錢,太沒良心了!”我說:“爹,也沒給你買藥,怎么辦?”父親說:“我本來就說不必買藥的嘛,過兩天就好了,花那個冤枉錢做什么!”晚上,父親咳嗽得更厲害了。

【12】母親對我說:“瓊寶,明天是轉步的場,咱們辛苦一點,把米挑到那邊場上去賣了,好給你爹買藥?!薄白??那多遠,十幾里路呢!”我想到那漫長的山路,不由有些發怵?!懊魈炷忝巧俚5忝茲?。每人擔50斤就夠了?!備蓋姿??!澳敲魈煒剎灰俾舨壞艫;乩磁?!”我說,“十幾里山路走個來回,還挑著擔子,可不是說著玩的!”“不會了,不會了?!蹦蓋姿?,“明天一塊零八也好,一塊零五也好,總之都賣了!”母親的話里有許多辛酸和無奈的意思,我聽得出來,但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我自己心里也很難過,有點想哭。我想,別讓母親看見了,要哭就躲到被子里哭去吧??晌沂翟諤劾?,頭剛剛挨到枕頭就睡著了,睡得又香又甜。

2019-4-26 按語推介

 
評論 0 篇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
押龙虎技巧 千炮捕鱼 下载牛牛游戏 双色球冷热温号是怎么规定的 吉子棋牌龙虎计划 ag赢钱技巧 重庆实时彩开奖结果 口袋棋牌 北京塞车计划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新强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21点游戏下载 冰球 mg摆脱每次点击间隔40秒 超级大乐透基本走势图